返回主篇 第四章  捍卫主权进行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距离何英叡的婚礼过去了大约一个星期。
    八月十七号是七夕节。
    这天是八月十六号。晚上。
    乔君昊夫妇刚吃过晚餐,在沙发上小坐一会儿,看看书。程玲玲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金梦文打来的。她说明天七夕要去外面过节,想约程玲玲一起出去。程玲玲看了眼正在低头看文件的乔君昊,犹豫地叫了他一声,他头也不抬道,“明天陪你。”她心里顿时美滋滋的,当即跟金梦文约好明早八点在老地方见。
    这个老地方当然就是坻乐大厦了。到了第二天早上,乔君昊夫妇吃完早饭,在八点差两分的时候抵达了目的地。吴医生夫妇因为堵车,迟到了十五分钟。金梦文见到程玲玲的第一句话就是“本来想提前到的,没想到又迟到了。”程玲玲笑说没关系。
    这一次,金梦文穿得比较随意一些了,一条小香风的连衣裙,一双在花姐那新买的粗高跟凉鞋。吴医生还是一套板正的西装。乔君昊夫妇自然不用多说,衣着打扮各方面的跟那些恩爱的年轻小情侣一样。
    由于吴医生夫妇还没有吃早饭,所以金梦文说想先买早餐,边走边吃。于是程玲玲推荐他们去新建成的一条美食街去。
    因为靠近市中心,又是新街的缘故,这里的客流量很大。不过这个时候人还不算太多。本来今天这个日子就热闹,大街上的,凡是能摆地摊的地方占满了人。
    在去美食街的路上,吴医生给金梦文买了一束鲜花。金梦文满心欢喜地抱在怀里,问程玲玲要不要,程玲玲摇头,指着一旁的巧克力对乔君昊说,“想吃。你给我做!”
    乔君昊不禁失笑,“行。”
    金梦文被这两人突然的恩爱给苏到了。像看偶像剧一样,有些着迷地盯着他们。吴医生听说乔君昊还会做巧克力,既吃惊又佩服地夸赞他说,“乔总不光年轻有为,又疼弟妹,什么事可都难不倒你啊,简直就是十全十美了。”
    “您过奖。”乔君昊谦虚道。
    不多时刻,两对夫妻来到了美食街,金梦文是头一次来,挨个店的看,看什么都想吃。嘴里馋的直咽唾沫,最后买了一份麻辣烫,一份鸡蛋灌饼,一杯冷饮。吴医生本来想吃面的,但是又不好意思让他们等着他,就买了一笼包子垫肚子。
    之后,两对夫妻就近在这附近转了近两个小时。女孩子都喜欢买衣服化妆品什么的,正值七夕,某个价格比较亲民的商场里打折,情侣装之类的衣服鞋子买一送一。趁着这个机会,金梦文发挥女生的特长,看中的衣服毫不手软地就拿下了,花了吴医生两万多块钱。等出了店,吴医生手里拎着好几个大袋子,乔君昊则轻松地牵着程玲玲的手。他们向来随性洒脱,怎么舒服怎么来,不贪图一时之利。像这样节日里跟人家争着抢同款,不是他们的风格。最主要的是他们不喜欢在商场里试衣服,尤其人多的时候。
    以至于心情极好的金梦文一连二十分钟都在说他们怎么能这么轻松,一件东西都不买。还时不时地瞅着吴医生拎着的那堆衣服,笑得合不拢嘴。程玲玲是不太在意这些的,毕竟每个人生活方式不同,热衷的事物也不同。比起衣服和化妆品,她更喜欢收藏老式相机,留声机,民国时候的钢笔或者各种各样的望远镜。有时候,还会莫名地喜欢复古的首饰。
    在她提到她想去买手镯的时候,金梦文很爽快地答应了,其实她早就想跟程玲玲编个姐妹款的网红手链,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而已。于是拉着程玲玲绕了一圈来到了坻乐大厦。因为她上次在这里看中了一款项链,但是太贵了没买。想看看今天有没有打折。
    坻乐大厦是集吃喝玩乐于一体的综合商场,平常生意就很兴隆。今天节日特殊,来的不是情侣,就是新婚的小夫妻,要么就是外地来的游客。
    本来程玲玲想过几天来买相机的。她爷爷奶奶非常喜欢拍照,他们家以前就用那种老式的相机,她想买一个新的送给他们。不过既然来都来了,也不挑时候了,她决定先去相机店里看看,因为其他地方人会多一点。
    金梦文一听说她要买相机,也想买一个。可以说,在这之前她从来都没有过这个意识。只是突然觉得很好玩。
    虽然程玲玲猜得不错,相机店的客人要比其他地方少一些,但总得来说,还是有很多人。更巧的是,还遇到了张敏博和孟易。两个大男人在一群男女情侣间勾肩搭背的,好不显眼。不过,孟易似乎不是自愿的。他的样子很是别扭,看起来有些抵触这样的近距离,而张敏博却老是往他怀里靠。
    张敏博有一米八二,由于人比较瘦,骨架又小,所以站在孟易怀里刚刚好,稍一抬脚,他的脸就贴孟易脸上了。
    最后孟易实在忍无可忍,刚想推开他,迎面就遇到了乔君昊夫妇等人,顿时尴尬地无地自容。
    “感情这么好,做兄弟可惜了。”乔君昊调侃说。
    孟易一听,心里一大堆清白的解释,就是不知怎么开口,想生气也生不出来,顿时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上了。张敏博却不觉有什么问题,十分自然地跟乔君昊夫妇打招呼。
    “乔总,你们也来买相机呀!”他说。
    “你嫂子就喜欢相机。”乔君昊答。
    “哎呀!”张敏博轻快地舒了一口气,感叹道,“别人家女孩子都喜欢买衣服,嫂子偏偏喜欢奇怪的东西。我记得你以前追嫂子的时候,还专门请人订制了十二台送给她。”
    吴医生夫妇听闻,惊得直盯着乔君昊和程玲玲,金梦文还小声说程玲玲,“你家乔总有钱人,十二台得多少钱。对你真好。”程玲玲只朝她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只听乔君昊对张敏博说,“别的事情,不见你记得这么清楚。”
    “乔总的壮举,必须得记得。”张敏博一脸崇拜地挑逗他说,“比如那次人家生日的时候,你把人家给惹生气了,还……”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乔君昊制止了,“你敢说,我让你躺着从这里出去。”
    “干嘛不让我说。”张敏博颇觉冤屈。说着,还把脸贴在孟易的胳膊上蹭了两下。
    “什么情况?”程玲玲不解地问乔君昊。
    “什么都没有。”乔君昊不改面色,但是他心里却是波澜起伏的。
    “看来是没有。”孟易接茬道,“不然玲玲怎么会不知道。”
    “你们今天是故意合起伙来报复我的吧。”
    乔君昊两手往口袋里一伸,似有些平心静气地等着他们刁难一样。程玲玲望着他,越发想弄清楚了。
    “到底怎么了?”她问。
    有这么两个专业挖坑的朋友,乔君昊心里清楚,什么事到他们那里都得添油加醋,还不如老实向程玲玲交待,只好对她说,“我回去再解释。”
    就这样,两对夫妇和这对好兄弟挑了大约一个小时的相机,程玲玲买了两台,一台给自己,一台送给她爷爷奶奶,金梦文挑的时间最久,最后选了一个相较便宜一点儿。张敏博死皮赖脸地缠着孟易,要他送他一台。最后,他看中了一台十万多的莱卡相机,刷的是孟易的卡。之后,六个人一同去了首饰店。正值中午,这里的客人依然不少。
    本来金梦文说要买项链的,但是一进门,就不知道该买什么了。一看到许多情侣在试手链,也拉着程玲玲去买去了,让乔君昊跟吴医生找地方坐着等她们。
    两个好姐妹一开始还是粘在一块儿的。后来,因为看法不一,所以程玲玲拒绝了她两百块一串的工艺品,各自分开一会儿,去挑比较复古的金银镯子去了。但是挑来挑去,最后看中了一个玉镯子。
    她刚想拿起来戴在手上试,一个梳着大背头的黄发青年走过来向她搭讪。这人尖面,细眯眼睛,瘦骨头。个子不甚高,看起来也就一米七多一点儿。
    他先是问她是不是一个人,她没有听到,被他误认成了不搭理她,干脆直接问她要联系方式。她戴上镯子,照了照镜子,这才注意到他。他立马扯着笑,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被她果断拒绝了。
    她放下镯子准备离开,他就跟在她后面。她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
    她有些不高兴,问他想干什么,他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说有,他却笑着说不信,还对她动手动脚的。她顿时对这个厌恶至极,就想着去找乔君昊,他跟吴医生与她就隔了一面墙,她刚从中间的门进去,那青年用身体将门挡住了。
    这时候,她放弃了抵抗,盯着他异常冷静地掏出了手机,他以为是要加微信,没想到是给乔君昊发短信说有人骚扰他。
    乔君昊收到短信一回头,便看见那个青年抖着一条腿把她拦在了门外,还时不时地伸手挑逗她。他这么一个小心眼的男人,怎么能忍受别人欺负他老婆呢?正要起身过去,突然看见边美衣跟几个朋友气冲冲地朝他那过去了。
    只见她一把拽过那青年的领子,把他搡一边去了。他还没看清来人,便一通大骂,被边美衣一巴掌甩脸上了。
    “张健柏!”她道,“你不是跟我说你公司有事吗?居然跑到这里来泡妞了。”
    程玲玲一看,顿时傻眼了。莫非这是边美衣的男朋友?但是,在这之前,她从没听她提起过。
    这个叫张健柏的青年在看到边美衣之后显然是愣了一下,随即瞪着大眼珠子狠瞪了她一眼,一手捂着脸,一手指着边美衣说,“你t谁呀!敢打老子,赶紧给我滚蛋。”
    边美衣怔怔地盯着他有那么一会儿,含着眼泪扑上去想抓他。他不耐烦地一把将她推开,还狠狠地踹了她一脚,正中她的小腹。
    这一踹,踹出事儿来了。边美衣倒在地上,蜷缩着身体,痛苦地捂着肚子向朋友求助。程玲玲赶忙跑过去问她有没有事儿,她只摇头。
    众人一看这动静,全都围了过来,包括金梦文和孟易、张敏博两人。乔君昊跟吴医生从后面过来了。张健柏以为她装蒜,走过去一把把她拽了起来。她痛地“嘶”了一声,下意识地缩回手,直接瘫在地上,有些神志不清地央求她朋友赶快叫救护车。
    张健柏一看她是真的出事了,吓得撒腿就跑。被孟易跟张敏博给拦下来揍了一顿。边美衣的朋友负责叫救护车,围观的人主动帮忙报了警。
    等到边美衣被护士从妇产科推出来的时候,大家才知道她怀孕了。孩子是张健柏的。
    在她向程玲玲说出真相的时候,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因为她的朋友们不是结婚了,就是有男朋友了,只有她还单身。尤其是看有的姐妹嫁得那么好,她也想找一个有钱人。所以瞒着她们偷偷网恋了。
    张健柏原本是她的一个粉丝,后来他主动加了她好友,两个人就聊了起来。网恋了一个月,他们就奔现了。当天晚上,她把自己交给他了。后来,她怀孕了,在她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之后,他便用各种各样的借口躲着她。本来她想着七夕节约他出来两个人一块看场电影,被他拒绝了,说是公司忙抽不开身。结果,她今天去他公司找他,想要给他惊喜的时候,才发现这家公司根本就没有他这个人。
    她的朋友们听候都替她感到难过和不值,但是也只能为她抱不平,说些安慰她的话,最后,拒绝了所有人的陪同,自己打车回她租住的地方去了。至于张健柏,他被民警带走了,在警察局里,他交代自己不只有边美衣一个女朋友,他是做鸭子的,目前大约正在跟二十多名女孩子以男女朋友的关系在交往。但是,他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处罚,因为他的一个富婆女友花钱将他保出来了。
    最终,本该浪漫的七夕节,以这场意料之外的闹剧落下了帷幕。程玲玲怏怏不乐地回到家,一天的好心情就因为碰上张健柏这个渣男而烟消云散。
    边美衣是个热情奔放的女孩子,但有时候太过要强,通过今天这件事情,程玲玲很难想象出来,她独自承受了多少委屈。但还是以更委婉地方式向她提供了帮助,她欣然接受了。
    到了晚上七点半,孟易准点在某平台直播宣传新歌,专门提前十分钟给乔君昊打电话,让他跟程玲玲准时收看。
    张敏博跟他一起去了现场,就坐在他旁边。情人节宣传新歌,这两个好兄弟吸引了一大批女粉丝和腐女。而且两个人直播的时候,也不忘互相揭短,嘻笑打闹。后来,还提到了乔君昊。
    在宣传完新歌之后,有个粉丝问他,他跟他的好兄弟之间,还发生过哪些有趣的事情。他想都没想就说,“我有一个朋友,是个高富帅。他今年刚刚结婚,有一个既可爱,又听话的老婆。她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是个大家闺秀。她大学毕业后去我朋友的公司面试,我朋友那会儿刚留学回来,对她一见钟情。就把她安排在他那里做助理。但是人家女孩子不喜欢他呀,他不仅整天欺负人家,还死皮赖脸地追她。有一次人家女孩子过生日,她大学里跟她关系比较密切的一个男生给她写了一封情书,塞在给她的生日礼物里。大概意思是,他知道她喜欢相机,他父母给了他一笔资金创业,他希望她能陪他一起回去,他们可以在家乡开一家相机店,如果她愿意的话,他们还可以自己设计相机,创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品牌。
    “正好那天她跟我朋友出去谈生意,有好事的人把礼物送到了我朋友的办公室。朋友回来看到以后,私自看了那封信,然后瞒着她连带着跟礼物一块丢掉了。
    “也是在那时候,他第一次在意她喜欢的是什么。让人给她订制了十二台相机。但是后来,她还是知道了这件事情,非常生气地要辞职。我们几个好哥们就想办法,让他去道歉。”
    他这么说的时候,张敏博不知从什么地方拿来一些道具。孟易一边说,他一边表演。
    “女孩子生气就应该哄。我们说,不行你就说几句软话,好好跟人家解释吧。他拉不开面。要不你就什么都不说,给她跪下求原谅,他让我们滚。”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程玲玲,她憋着没笑出来。她这才知道,他们白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难怪乔君昊会是那个表情。想要他低头,下辈子也指望不了,别说下跪道歉了。
    “那天,我们给他出了很多主意,他都给pass也掉了。后来,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就追到人家了。”孟易说,“我们也很好奇,所以趁着这个机会,要不我们现场连线问问他?”他扭头询问张敏博的意见,张敏博想都没想地使劲点了点头。
    本以为他们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孟易真的拨通了乔君昊的电话。
    “喂。哥们儿。看直播了吗?”这是他开口的第一句话。
    乔君昊冷哼了一声道,“你说呢?”
    孟易听他语气,就知道自己是明知故问了,刚才是他厚着脸皮求他看直播的。
    “那你能向我们解答一下,当初,你是用什么方法平息了弟妹的怒火的吗?”他故意大声道。乔君昊却不理会他的挑衅,从容不迫道,“我什么都没做。等她自己消气就行了。”
    孟易的手机没开免提,以至于张敏博翘着脚挨在他耳朵边上听他们谈话。因为没听清楚,所以孟易把他的话重复了一遍,也让收看他直播的人都听到。
    “你是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程玲玲冲他凶道。本来她是好好的,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就白了乔君昊一眼。
    乔君昊挂了电话,关上笔记本,把她拉到了怀里。“我不是道歉了吗。”尽管他说得这么坦诚,可程玲玲心里清楚,他怕她撂担子不干跑回家去,缠着她不让走,一连好几天对她客客气气的,可没听他说过一句抱歉的话。
    “我礼物呢?”她突然想起来这茬,向他伸手道。他似乎是早有准备,十分自然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来。
    没等他递到她面前,她迫不及待地抢了过来。打开一看,居然是一副玉手镯。虽然白天的那个她也喜欢,但是这副小巧多了。她又惊又喜,美美地带手上去了。然后还不忘去翻他口袋。
    “肯定还有,拿出来。”
    他由着她东翻西扯他的衣服,那一瞬,他心底里名为幸福的那种快乐和满足溢在脸上,成为了最痴情的微笑。在她翻他衣服的时候,把她拥在了怀里。
    “别闹了。”他的身体贴着她的身体,在她耳边轻声道,“你想要什么都给你。”
    他总是觉得会失去她,总是觉得看不住她。不是因为自卑,而是太爱面子,太敏感,太自以为是。程玲玲是唯一一个让他害怕的人。这种害怕,是在她面前没有了高人一等的优越感,没有了别人谦卑的讨好奉承。他在程玲玲眼里,最普通不过。当人们越是在乎一个人的时候,越是觉得自己太卑微。其实也可以看做是,你在乎的人,并不那么在乎你,而你身上的光环,若不是天生自带的,就是有求于你的人带来的。他之所以不让孟易张敏博他们说那件事情,就是怕程玲玲会生气,他好不容易追来的人,怎么能让她跑了呢。程玲玲和他截然不同,她天生粗神经,直来直去的脑袋根本想不了那么多。于是趴在他的怀里嘟囔道,“我不管,我想要。”
    乔君昊明知道她这话什么意思,却故意会错了意。他说,“想要?我先去洗澡。”
    “滚――”程玲玲张口在他的脖子上咬了一下。
    “老婆。”乔君昊叫道,“我既不喜欢留声机,也不喜欢望远镜。我只喜欢你是我的。耳环是我亲自设计的,让我为你带上再滚。”
    程玲玲听前面几句时还是一头雾水,等乔君昊说完后几句,才确认这完全是多余。直到他把刻有他姓氏首字母的耳环拿给她时,她才明白什么意思。下意识地去瞅她手上的玉镯子。表面上是什么都没有,但是摘下来一看,里面居然还是他名字的首字母。
    “这难道不是你设计的。”她问他。
    他望着她没有说话。她也不敢问。犹豫着摘或不摘。
    “我的呢?”正低头抠手的程玲玲听到他这么道,突然一顿,从身上摸了半天,摸出一个特别新潮的耳环,拿在手里捂了好久,越看越想笑。
    乔君昊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她真的准备了。见她好笑又笑不出来的样子,他从她手里拿过来一看,才真的觉得好笑。只见内里刻了一个小篆体的“程”字。
    果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可是程玲玲亲手设计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耳环。”程玲玲自豪地说。
    这时,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何英叡打来的。在他接电话的时候,程玲玲一把从他那抢过耳环,硬是把他耳朵上那个给抠下来,把她这个戴上去了。
    乔君昊配合地用另一只耳朵接电话,只听何英叡道,“哥们儿。你今天给弟妹送了什么礼物?”话音落毕时,他隐约听到那边传来了巴掌声。
    “怎么了。”乔君昊为此不解。程玲玲拽着他,趴他耳边听他跟谁在说话,他二话不说直接开了免提。
    这一开,不仅听清楚了巴掌声,还听到了包思颖大吵大闹的声音。
    “这不七夕节呢吗,你嫂子正在家跟我闹,说我没给她准备礼物。”
    “那就是你的不是了。”
    “我准备了啊,从零食到衣服鞋子包包化妆品,能想到的我都给她准备了。她要钻戒,我也买了。嫌钻小了,不好看。我可是按照她手指的尺寸,特地做的大颗……”从何英叡的语气中,乔君昊夫妇可以听出来他是有多无助。然而包思颖却一直在闹不停。
    “你跟谁说话呢!今天七夕节,你不跟我说话,给别人打电话!不准你跟别的人任何说一句话!”她这一吼,直接挂了那边的电话。
    乔君昊放下手机,再一回头看被吓得愣愣的程玲玲,毫无疑问这是捡到宝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