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离珠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暗杀杀不掉,明抢抢不来,拖延又要出丑。
    谈相终于进宫跟南越国君商量了一回,拿到了全权代理的权力,带着皇太孙,正式跟大夏使团交涉。
    “哟,皇太孙看起来,好似跟我们萧探花年纪差不多嘛!”殷芒捋着花白的胡须,满面慈祥地打量着南越皇太孙。
    谈相满意地看着皇太孙笑道:“是。”
    “听说,皇太孙的母亲、先太子妃殿下,乃是谈相的女儿?”殷芒故作关切地问,“当年贵国先太子殿下薨逝,先太子妃紧跟着便殉了,实在是令人扼腕。”
    “正是。所以皇太孙幼时,是在老朽家中长大。老朽一腔心血,都在他身上。”谈相笑着把目光从腼腆的皇太孙脸上转向了殷芒,顺便瞥一眼钟幻,似是在开玩笑一般,道:
    “不是这样出色的皇太孙,又跟贵国太皇太后打了这数十年的交道,老朽怎么会有那个胆量,去捋虎须,跟沈离珠提亲呢?”
    “谈相慎言!早在贵国使团离开我大夏京都之前,离珠郡主已封为镇国大长公主。我朝陛下钦赐了大长公主姓南,入我皇族宗谱,拜祭过太庙,亲口对着我朝先睿总的灵位唤过父皇。沈离珠这三个字,只怕不是你这个南越丞相,有资格叫的!”殷芒疾言正色,又哼了一声,方看了萧韵一眼。
    萧韵阴阴地笑着,冲着已经变了脸色的皇太孙翻了个白眼,方才把一叠纸啪地一声拍在了桌上:“你们家公主的口供。”
    面露不虞的谈相冷冷地看着那叠纸,双唇紧抿,一动不动。
    而皇太孙犹豫了一下,伸手去拿。却被一柄折扇轻轻地挡住。抬起头,却看见一张俊秀无匹的脸,脸上是温和到了温柔的笑容,声音也透着格外的怜惜:
    “毕竟是亲姑姑。太孙殿下年纪还小,别看罢。”
    “干嘛不看?这是人家的皇太孙!祖父是皇帝,外祖父是丞相,妥妥的下一位南越国君!你觉得他看这些得尴尬,至少脸红心跳。可人家从小就当储君养的,各样的隐私丑陋不知道见识过多少!这些,小意思!”
    萧韵阴阳怪气。
    皇太孙满面通红,不知所措地回头看向谈相。
    钟幻温和反驳:“你把人心想得太……太那个了。皇太孙殿下身份贵重,自幼必是娇生惯养。南越这边,皇上年高多病,少有管事;朝中大事,谈相已经主持多年……”
    众人听他说话,神情都有些怔怔的。只是他用词文雅,便都没拦着,由他说去。
    “权力这东西,拿不得,拿了就都舍不得放。何况你们瞧瞧,谈相如今这精气神,老当益壮,想来再坚持个十几二十年是不成问题的。
    “这是亲外孙,自然不会出什么意外、闹什么暴毙。但养成个不知世事的富贵闲人,那却是轻而易举、皆大欢喜的事儿。
    “不然,到了这张桌子上,我们这边自是殷正使拍板,他们那边,怎么到现在,皇太孙除了脸红,连句话都不会说呢?
    “所以我才说,他这亲姑姑做出来的这些肮脏龌龊的烂事儿,别给人家干净孩子看。污了人家的眼睛不说,这万一被这一刺激,变态了,或者说,对权力有了要求有了渴望,咱不是给谈相添乱么?”
    钟幻笑眯眯的,声音越来越飘忽,笑容越来越可恶,姿势更是越来越懒散,甚至,当着谈相的面儿,高高地翘起了二郎腿,整个人也滑进了椅子里,瘫成了软泥一般。
    “当着本相的面说这种话的人,钟郎还是头一个。”谈相的脸已经黑成了锅底。
    钟幻看也不看旁边已经满面苍白双手颤抖的皇太孙,吊儿郎当地看着谈相,嗤笑一声,抗声答道:“敢当着我的面儿算计我师妹的上一个,北狄的,已经被我弄死了!”
    场面僵住。
    “贵国二公主,咳咳,的这个供词,谈相还是看一看吧。我国太皇太后还等着她的死讯传回去,好消掉心头的那一口恶气呢。”殷芒视若无睹,无比纯熟地再度接过了话题,转到了正题上。
    谈相微微侧头,看了一眼那叠纸,移开了目光,看向殷芒:“贵国太皇太后,可还康健?我记得,她比老朽年轻十几岁呢,想必硬朗得很。”
    “听说贵国的扬州这些年十分兴旺,做生意都做到扬子江的对岸去了?”殷芒眯着眼睛看谈相。
    谈相不动声色,肩膀却放松了下来,笑一笑:“是吗?都捞过界了?那样不守规矩的商贾,我们大越可不敢留。回头我跟扬州太守打个招呼,把那不懂事的连人口带家财,都给贵国送过去。”
    “还有呢?”殷芒抬了抬下巴。
    “还有扬州地面上这三年的赋税……”
    “几年?”
    “五年。”
    “几年?!我老了,耳朵不好使。谈相再说一遍?”
    “……十年!”
    “哦哦,十年哪,好吧!虽然少,不过蚊子腿也是肉,我们就笑纳了。”殷芒很是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打了个呵欠。偏头又看看皇太孙,慈祥地笑了笑,再度看向谈相,目光一利:
    “我还听说,贵国三个月前从西齐悄悄买了一批兵器,还有三台攻城弩,连国库都没放,直接放在了金陵城?不知,意欲何为啊?”
    “竟有这等事?我怎么不知道?”谈相“大惊失色”,连连敲桌子,“这还了得!?仗着是洪家的后人,金陵守备越发放肆了!竟然不经上报,私购军器?!这件事,我必严查!”
    殷芒冷冷地看着他:“若是属实,不知谈相打算如何处置?”
    “免职!”谈相的桌子拍得山响。
    皇太孙微微蹙了蹙眉,张了张嘴,却没吭声。
    钟幻眼疾嘴快,立即道:“对,不说话就对了。这种借题发挥、排除异己的事,你外祖父毕竟驾轻就熟。
    “当着我们这些外人,你若质疑,不但显得你稚嫩,也拆了你外祖父的台。果然因为这种事在他心里存了刺,只怕异日,连个富贵闲人,你都当不成喽!”
    殷芒瞪了他一眼,摆摆手不理他,转向谈相:“你的人怎么处置,是你的事儿。但金陵城的那批兵器,尤其是攻城弩,怎么处置,我就得仔细问问了。”
    “这……我们会运回杭州。”谈相试探道。
    殷芒摇头:“运去金州,留着日后我们打西齐用。”
    “这,这怎么行?”谈相愕然。
    殷芒的手放在那叠纸上敲了敲,冷笑一声:“这怎么不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