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 626 章 万化蠢蠢  离珠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钟幻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因为冲着这枚响箭,最先出现的人,虽的确是钱家的部下,却不是来支援的,而是蒙面过来刺杀的。
    即便蒙面,董一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不由愕然:“单柔?!你不是跟着二娘子陪嫁去了么?”
    既然被认了出来,来人也不再隐瞒,索性一把扯下了面罩,怒目娇叱:“你还有脸说!姓钟的害了家主,还霸占了钱家的财产,你竟然还有胆子用钱家的响箭召集钱家的人来帮他!你到底是吃谁家的米长大的!?”
    董一脸色一沉:“桂爷爷往各处传的消息,难道二娘子和你都没看见么?!钱家到底是怎么回事,旁人不知道,咱们自己人也不知道么?
    “更何况,家主之死,与小郎并无关系!钱家的财产仍旧只是钱家的财产,如今钱家的家主也不是小郎,而是大娘子。”
    说到这里,董一冷笑一声,“二娘子想谋夺家产、跟大娘子叫板,那是她的事情,咱们四姓若也跟着掺和,你对得起你自己的祖宗么?”
    可对面的女子却执拗地摇头:“二娘子所言不差,你们这些人已经死心塌地跟了姓钟的,事事替他遮掩、帮他说话!你们早就忘了钱家待你们的情分了!忘恩负义的贼!”
    说着话,手里的软剑已经如灵蛇一般,直朝着董一的心口而去!
    “我滴天!这一出手就要人的命,这哪儿是自幼一起练武的同门?这不知道的看见了,还以为是屠族灭家的血海深仇呢……”躲在后头的钟幻忍耐不住,吐槽一股子一股子地往外冒。
    阿嚢急得扯着他摁回角落:“小郎!您就老实些吧!家主心里疼二娘子,给她带走的可都是四姓顶尖的高手!人虽不多,一个顶十个呢!”
    那边重伤才好的董一对上蓄势而来的单柔,堪堪只好打个平手。
    而其他的护卫也都正对敌,钟幻身边一时之间竟然只剩了跟他一样不会武功的阿嚢和千针。
    小心地看看四周已经绝大部分见了血的钱家部众,钟幻心里有点儿不是滋味,想了一想,压低了声音问阿嚢:“我要是把董一他们一起都一把迷药弄倒,他醒了会不会跟我翻脸?”
    阿嚢怔住,认真地皱起眉头思索。
    “榆木脑袋!”千针白了他一眼,转身猫着腰悄悄地往内室摸了进去。
    眼看着四周剑光刀闪,阿嚢急得头上汗都冒了出来,张嘴刚想提醒,却被钟幻抬手塞了一张帕子在嘴里,还有恨铁不成钢的抱怨:“你但凡有千针三成机灵,她现在也用不着去冒这个险!”
    说着话,只见千针已经把药箱挂在脖子上,手脚并用飞快地从里头爬了出来。
    钟幻眼睛一亮,忙往前悄悄挪了几步,伸手去接箱子。
    一道寒光闪过,直奔他的胳膊!
    “小郎当心!”阿嚢狠狠一把将他拖了回去,主仆两个撞在一处,滚在地上!
    那寒光一击不中,竟转而恶狠狠地直奔千针!
    钟幻脸色大变,高声喝道:“那只是个孩子!你给我住手!”
    话音未落,十数道刀光却已经直奔他而来!
    阿嚢咬着牙飞身上前,死死地抱住了钟幻,用后背挡在了所有刀光之前。
    “救千针!”钟幻的眼睛只管往那个一脸大无畏地咬着牙飞快往这边爬的小姑娘处紧紧地盯着。
    忽然,一声闷哼。
    斩向千针的刀光半路上无力地掉落。
    “董一!你敢杀自己人!?”单柔悲愤的声音尖利响起。
    可是她一句话还没喊完,阿嚢已经痛呼连连。
    钟幻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抱住阿嚢,双目赤红地盯着阿嚢背后蓦然多了的四条血槽,满口的脏话再无半分停滞,连珠炮一般骂了出来:
    “脏心烂肺的蠢猪,冷血混账的王八蛋!连孩子都不放过!一群无脑无心的畜生!我要是不把你们这群混账都弄死,我他妈钟字倒着写……”
    说着话,那边千针已经含着泪扑了过去,药箱往旁边一放,带着哭腔问:“小郎快先给他看看,能救不能救?”
    其实哪里还用她说?钟幻一边骂着大街,一边就已经解了阿嚢的衣衫看他后背的伤,顺手捏了他的手腕听脉,眼睛则直接看向自己的箱子,骂完了接着便对千针道:“扶着他,我给他找药。”
    “装的哪门子的济世救人?!你当初怎么不救家主?眼睁睁看着他死!”那边单柔抽空高呼。
    董一实在是受不了了,拼着挨了她一剑,一个大耳刮子抽在了她的脸上,痛声骂道:“蠢货!”
    话音未落,却见单柔身子微微一晃。
    董一一愣,下意识瞟了一眼自己的手。
    什么时候自己这掌法竟有了这般长进?还能把单姓一支年青一代最出类拔萃的佼佼者直接打懵了?!
    可是下一瞬,他却觉得自己的头上也是一晕,不由得脚下便是一个踉跄。
    遥遥地,钟幻独有的又蠢又萌又二又假的狞笑声传进耳朵里:“迎风倒!我特么药箱在手,还怕你们这群猪……”
    原来是小郎的迷药。
    董一放心地晕了过去。
    然而,似乎还没有晕彻底,他便又悠悠醒了过来。
    钟幻那带着嫌弃的唠唠叨叨继续在耳边轰炸:“明知道我拿到药箱了,准知道我肯定有药,还非得主动受伤。这就是欠!
    “等他们都晕了,别说扇个耳光,他就是把这小娘皮倒吊起来打,都随他的便——千针,纱布递给我——我跟你说我回头一定给他开那种又苦又酸又涩的药给他吃!”
    皱皱眉心,董一睁开眼,便看见钟幻正跪在自己旁边,双手飞快地给自己的胳膊敷药裹伤。
    “行了。你赶紧缓过来啊,咱们得赶紧走。”
    钟幻说着话,站起来往另一侧阿嚢那边走去,嘴里不停:“阿嚢伤得重,路上肯定走不快,所以得抓紧时间……”
    咔嗒。
    机括声轻轻一声。
    董一心里一颤,张嘴欲喊,却发现口舌麻痹根本说不出话来,急忙双手撑地挣扎着起身!
    可是,迟了。
    嗖地一声,一支短短的弩箭狠狠地扎进了钟幻的后心。
    “小郎!”
    千针的尖叫响彻云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