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 627 章 故人才见便开眉  离珠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昏迷了许久的钟幻再醒过来时,只觉得腰酸背痛。
    嗯,是非常真实的背痛。
    特么的,怎么会这么疼?火烧火燎的。比不上十级分娩,但是搁在自己身上,似乎也是顶尖级的疼痛了……
    嘶嘶地抽着气,钟幻挪了挪趴到僵硬的身体,慢慢地睁开了眼,有气无力地喃喃:“求一套种子镇痛……”
    “先生?”萧韵稚嫩的声音,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遗憾,在很近的位置,突兀响起。
    钟幻缓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现状,吃力地抬起眼来,看去。
    嗯,那张娃娃脸,还有他身边常见的三个小厮,还有——董一和千针。
    突地记起为了救他以背挡刀的阿嚢,钟幻脸色瞬间一变,张嘴刚要说话,董一连忙抢上前来:“阿嚢在隔壁睡得正香呢。”
    钟幻放松下去,心情好转,刚要起身,只觉得后背又是一阵剧痛,眼前一阵发黑,哎哟一声,一连串的怪话又冒了出来:“穿越都不给主角光环这特么作者是在作死呢!?你特娘的有本事折腾挂了我不省事了……”
    “看样子先生竟真的好了大半。”一直没有收到钟幻目光和言语的萧韵朝天翻了个白眼,自己嘟囔,“那人竟真不是骗子……”
    钟幻听见了这话,心中微微一动,懒洋洋地吸着凉气转头看他:“原来竟是你救了我。殷大人呢?可还好?”
    “我们路上都挺安泰。前儿也是不小心,才救了先生你。”萧韵的脸上有些气哼哼的。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他救人救得挺不甘心的。
    钟幻趴在枕上,脸色渐渐发白:“随行的大夫是哪位?好手段啊。我可记得呢,射中我的箭,应该只插在我背心上才对。这样的外伤都能治了,太医署有这样的圣手?”
    “哼哼……”萧韵不情愿地嘟囔,“是恰好有个西齐的大夫在附近,听说伤的是你,上门自荐的。我们都不懂,那老爷子跟随行的大夫只说了几句话,便进门去给你治伤了。”
    老爷子?
    钟幻转眼去看董一。
    董一垂眸不语。
    “既是救命恩人,请来我见见。”钟幻额上已经微微见汗,显然极是虚弱。
    萧韵嗯了一声,利落地起身离开。
    “这小子看我的眼神怎么这么不对劲?我哪儿惹着他了?”钟幻莫名其妙地看向董一。
    董一脸上溢出一丝笑,看着钟幻不语。
    他们几个被顾得了钟幻顾不了阿嚢的千针哭着解药救醒,跌跌撞撞地背着钟幻立即离开,直奔大夏边境,谁知路上又遇到了追杀……
    南越自然是不肯放过自己这一行落单的人的。
    好在且战且退之时,一向好奇心旺盛的萧韵亲自带了新丰九酝循声来看热闹,才救下了这负伤累累的一行人。
    不过,钟幻从被踏实放下,就开始起高热,闭着眼睛说胡话:
    “二傻子不能嫁人……哪个都配不上……谁敢来求我就打断丫的腿,毒哑了,整废了,阉了……我师妹,我的,谁都不行……”
    这话说出来,在旁边听着的董一和千针又惊又喜,简直松了生平最深的一口气。
    可萧韵的脸色就瞬间难看了起来。
    小探花一转身咣当一脚踹开门走了出去,站在院子里摔手里的折扇,摔在地上,捡起来再摔,捡起来继续摔,如是者七八回。
    咬牙切齿气急败坏地骂:“卧槽!卧槽!卧槽!我他妈早知道就不救他!不救他!不救这个夯货!”
    董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笑。
    “哎,你傻笑什么呢?”钟幻好奇地看着他。
    董一笑眯眯地瞧着他:“没什么。小人想到一些事情,打算整理一下,回京后详尽禀报给大长公主。”
    说话间,房门被叩响,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钟郎醒了?”
    钟幻一愣:“辛老?”
    “正是。”辛洄微笑着推门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仍旧臭着一张脸的夜氏。
    钟幻恍然,笑容瞬间勉强起来:“我们所在的地方,不会已经到了归州吧?”
    “离归州尚有三十里。”辛洄的笑容有些促狭,不过回头看一眼板着脸的夜氏,忙收了笑容,正色道:“钟郎这一次伤得很重,后续必须小心休养。三年两载的,怕是都不能再这般奔波了。”
    钟幻默然下去。
    夜氏看着迟疑的辛洄后背,忍不住皱着眉戳了他一下。
    辛洄干咳了一声,勉强笑着看向钟幻:“前阵子在西齐,听说大夏朝中剧变,余氏一门被族灭了?”
    “不曾啊。我师妹毕竟出身余氏,能保存下来的血脉,还是都保存了的。”钟幻闻琴知雅,含笑表示:“太皇太后是女中豪杰,对这种事不会太过在意。峘族的后裔,只要再不兴风作浪,她老人家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小皇帝呢?”夜氏森然逼问。
    钟幻挑挑眉看着她,道:“新帝是个宅心仁厚的孩子。若是能由太皇太后和我师妹教养长大,自然不会变成他父亲那等心胸狭隘的变态。”
    也就不会死揪着前朝的恩怨不放。
    夜氏哼了一声,往后退了一步。
    “大夏的事情,我们自然是管不着的。只是余家跟夜氏毕竟同出一源,我们不得不管。”辛洄解释了一句,笑了笑,拍拍钟幻,安慰道,“你的好药加我的医术,你放心,交给我,保你半个月后就能活蹦乱跳地回京。”
    “我这个样子,似乎不能乱挪动吧?已经是大夏境内,我是不是应该就地休养?不用进归州吧?”钟幻拼命给辛洄使眼色。
    辛洄呵呵地笑着摇头:“使团不进归州,直接往东南回京。若是钟郎想留下休养,身边又留不了太多人,只怕就一定得送您去归州了。”
    “啊?!那我能动!我保证能动!我一定能跟着使团回京!不用进归州!”钟幻急得额上冷汗一层一层地出。
    “你试试!”一声俏丽的娇叱在门外响起。
    董一顿时满面欣喜地大步走去开门,而钟幻的脸色,瞬间涨红成了猪肝色。
    门打开,钱家大娘子钱玉面罩寒霜走了进来,窈窕着身姿,大步走到了钟幻床前,利落地坐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