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 629 章 借我虚名付酒台  离珠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且不说归州。
    殷芒带着萧韵,忽然加快了回京的速度,不过五天就颠簸着回到了京城。
    熬不住的萧韵趴在马车上抱着瓦盆各种呕吐。
    可是殷芒却顾不上自己满面的疲惫,进城便命:“你们自便,我要直接进宫,面见太皇太后。”
    萧韵听说了,苦恼得脸色发青:“就不能让我歇歇?”
    “小探花回去歇着,不用跟去了。”殷芒一双老眼看都不看他,自顾自地命人替自己整理衣着帽子。
    梨花殿。
    早就等长了脖子的南沉眼巴巴地往殷芒身后看。
    空荡荡。
    没有萧韵,更没有钟幻。
    南沉失望地塌了肩。
    殷芒假作不知,先给太皇太后和新帝照规矩一板一眼行了礼,被赐了座,这才和颜悦色地告知他们:“小探花不惯马车,吐了一路,我让他且回去了。至于钟郎,为了我这把老骨头的安危,他故意孤身上路,引了南越的人去追杀,受了伤……”
    “那他人呢?”太皇太后看着瞬间便白了脸摇摇欲坠的南沉,不由得瞪了殷芒一眼。
    殷芒乐呵呵的:“自是没什么大碍。只不过因我们路过归州,钱家大娘子听说,哪里肯让他带着伤长途奔波,硬扣下了。”
    眼看着南沉要开口问话,接着便道,“钱家大娘子因钱大省之死,伤心过度,动了胎气,早产了一个女儿。虽说已经出了月子,看着母女两个却算不得健壮,钟郎也不放心。这才索性留下,调理自己,也调理她们母女。”
    这样一来,便是南沉也哑口无言,却也略略放下了心。
    殷芒看着她的样子,欣慰地笑一笑,转向太皇太后和南猛,正色道:“老臣急着进宫,却是为了另一件事。”
    太皇太后下意识地与南沉对视一眼:“何事?”
    “这次我们过去,看南越君臣并不像传说中一般和睦。南越国君始终没有露面,想来怕是也在病中。
    “而谈某皓首银髯,屈指算算年纪,他便再精神矍铄,也是八十来岁的人了,必无法久熬。我等离京前一日,那国师元玄,又辞官归乡而去。南越朝中,也一样是新旧交替之际。”
    说到这里,殷芒的笑容中满溢着欣慰,“如今,西齐和咱们都已经完成了这个交替,且朝局平稳。那么,南越之前算计咱们两国的帐,此时此刻,可正是个好好算一算的时机!”
    太皇太后和南沉的眉毛跟着这话,慢慢地都扬了起来。
    殷芒这才将众人赶去南越之后的事情细细地一一道来,还加上了自己的许多分析:
    “……陈氏好歹也是南越国君的亲女儿,听得说自幼便比旁的孩子受宠多些。如今陈氏分明是被谈某派人活活用金钗钉死在了驿馆,他却不闻不问、不发一声。我总觉得,此事,说不准便是谈某先斩后奏。
    “……钟郎和小探花在外头说话自然是再无顾忌,可那谈某和皇太孙却忍到十二分。他二人本就是南越利益最关切的人,此刻却如此这般,可见目下之际,他们还有更大的谋划。事关国家体面,若还有什么比这更大,那就只有南越的传承了!
    “……在凤太子回西齐前,南越从那边买了攻城的机械。显见得,这是那位林氏继后求了母家,让南越帮忙防着咱们,她好让她的亲儿子顺利继位。
    “如今这军械咱们已经要了回来,西齐那边局势底定,凤太子不日便要登基。他母族上下,几乎全都坏在那林氏一人的手上。他若不报这个仇,只怕反而寒了他身边的人的心。所以,杀林氏、责南越,几乎是一定的了。”
    说到这里,殷芒冲着南沉微微一笑,“依大长公主看,咱们是等西齐先动手,咱们再找借口影从?还是……”
    “当然是咱们先动手,然后让西齐承咱们的情。”这种事上,南沉一向算得精明,眸中寒光闪过,哼了一声,沉声道:
    “陈氏之事,咱们本来打算委屈一下南家自己,让百姓免遭涂炭。谁知他们竟然尾随使团暗地追杀,以至于本宫的师兄险些丧命于两国边境,用心何其险恶?这样的事情,你们忍得,我一个出身草莽的江湖女子,哪里忍得?!”
    用南沉说话,以钟幻为理由,扯起“快意恩仇”的大旗,正是此刻发动对越大战的最佳借口——南氏置身事外,大夏群臣也免了“穷兵黩武、转移视线”的嫌疑。
    更何况,如今的军方,从北境的萧敢宗悍,到京畿防卫的童杰和兵部,能把他们串起来、一呼百应的,也就是这位能做到十二箭连珠的镇国大长公主了。
    殷芒轻笑捻须,赞许地冲着南沉微微颔首,然后转向太皇太后,目露询问。
    “哼!”太皇太后却冲着他翻了个白眼,回手却狠狠拍了南沉一巴掌:“给你个炭篓子,你就什么都点头说好!
    “国库里有多少钱,各地有多少可战之兵,南越和咱们气候差异又大,谁适合统兵、谁做得了先锋,你一样都不知道,你就放这样的狂话!”
    南沉憨笑着不做声。
    她怎么会不知道?大夏朝廷还有谁比她更熟悉天下气候的?她跟兵部对接宫内外护卫,她怎么会不知道兵部情形的?莲王天天跑来悉心教导南猛如何看户部的账本、听官员的奏对,她怎么会不知道国库里到底还有多少钱?
    只不过……
    太皇太后爱护她的名声,所以不想让她出头,而已。
    殷芒人老成精,自然是立即便会过意来,眉梢动了动,心里对这位大长公主再度加了两份审慎,试探着问太皇太后道:
    “那照着您的意思,这仗,咱们打不打呢?”顿一顿,小心提醒,“萧家那位二十二郎说是去沿海,说不准便已经将南越腹地的情形都摸了个清楚……”
    萧寒?!
    南沉的心里顿时稳稳地定了下来,笑着对太皇太后道:“母后,咱们其实不缺钱也不缺人,最缺的就是南越内部的情报。此事若是萧寒已经出手,那竟可保万全了呢!”
    “那就等萧二十二郎回来,再议。”太皇太后板起了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