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章 回归线是个圈  恋爱实习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相隔三年。
    一路上,人来人往的步行街和水泻不通的柏油马路,让姜糖心中的S市又活了过来。
    在大乡村C国留学时,除了学校,工作室,咖啡馆这三点一线,跑的最多的就属各类超市和商场。
    这么一对比,颇显得她孤陋寡闻,但这锅不该甩给C国,而要怪她那不知何日养成的宅性。
    姜糖拖着两个笨重的行李箱,随着人流下了公交。慢吞吞挤出摩肩擦踵的主干道后,顺着记忆拐入一处居民区。走了两步才发现,这里竟被改成了社区小花园,周边的梧桐树下设有不少公共长椅,姜糖挑了个干净的走过去。
    以前爷爷教她用旧报纸垫在屁股底下,可现在去哪弄这么多报纸啊?拿张纸巾随意拂了遍座椅,便一屁股坐下。靠在微凉的椅背上,听着梧桐树叶的“沙沙”声,她久违地感到心安。
    这方水土养了姜糖十七年,曾选择逃离,如今却还是满心疲惫地赶了回来。而它好像早早预知了这一切,一如当年那般宽容地接受了这个断不了奶的游子。
    刚出国那会儿,并不觉背井离乡是件大事儿,这既有WeCh又有飞机的,矫情个什么呀?她甚至为此感到庆幸,觉得这才算真正与过去告别。于是,走得潇洒。
    然而只花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待她对新鲜事物的好奇感开始消失殆尽时,姜糖终于尝到了一丝丝乡愁的味道。
    开始只是抱怨C国的食物既无聊又死贵,之后便开始看哪哪儿都不顺心。不是觉着这地太荒天太冷,就是嫌这人与人之间太冷漠。可笑的是,早些时候大声赞叹这儿“地广人稀,雪景忧美”的也是她。
    最后挑挑剔剔了一圈子,又给兜了回来,乖乖吃起了回头草。
    大多数人都喜欢说S市生活节奏太快,每天都跟赶命似的。其实也不尽然,瞧那些个被大人们牵着走的无忧稚童,还有那些喝茶遛鸟晒太阳的老头老太,他们的生活可还算得上悠闲?
    姜糖已然过了天真无邪的年纪,却远远未达万事豁达的古来稀。没意外的话,还要卡在中间不上不下地再熬上个五六十年,把这满身尘灰都给熬没喽,才有资格端杯枸杞,坐下来跟别人聊聊那些“当年勇”。
    气氛舒适太过,一时竟有些催人惰,心底没来由地升起“想一直呆下去”的念头,可也只是想想便作罢了。
    神游太虚间,天空中忽然飘来了一朵乌蒙蒙的云,后面似有一把亮剑紧追不舍。执剑之人力气之大,竟是一下子劈开整片混沌的云层,带出的剑气直在人耳边轰鸣不止。当真配得上一句气势恢宏!
    可惜今非惜比,再大阵仗的雷阵雨也吓不退下面这群两脚兽。他们好像是早就知晓一般,行人自顾自撑起了伞,汽车各顾各启动雨刮器,很不给老天爷面子,气得他老人家立马决定让着雨再下得更猛烈些。
    这下可就苦了这天地间为数不多,还忘看天气预报的傻瓜。姜糖慌忙拉起行李箱,一边暗恼自己开小差误事,一边奔向肉眼可及处的一座凉亭。参差不齐的石板路上,积起了一个个小水洼,奔跑间泥水毫不意外地溅满了她整双跑鞋外加裤脚管,行李箱上更是不必多说。
    来亭子里避雨的加上她,一共有四个人。草木气息凝固在这闷热潮湿的空气当中,豆大的雨点继续“嗒嗒嗒“地砸在屋檐和地面上,亭子里的人各守着一处风景,静默无言。
    突然,姜糖的左肩被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苗苗,是侬伐?都认不出来了。”
    回头一看,是那名穿着条印花长裙的老阿姨。她烫着头海派的小波浪卷,微微下塌的眼角充斥着岁月的痕迹,投来的目光里透漏着老一代S市人独有的精明劲儿。
    “阳阳外婆?”她从自己的声音里听出一丝局促,“长远没见面了。”
    原是好久不见的老邻居。姜糖念高中的那一年,父母决定搬出老区,然后租套更大更便捷的学区房。时针走得快,房子换了一套又一套,她对家的概念却依旧停留那老式的一室一厅。
    “苗苗变成度姑娘类,造工作了伐?”
    这位老阿姨姓唐,可自打姜糖认识她起,她便只用“阳阳外婆”这一个头衔。记忆里,她做的虾肉锅贴鲜得让人想把舌头都吞了。
    “在实习。阳阳诶好伐?”
    “夷啊好额冯得了,一天到夜读书读书,总有一天读杠特。”
    ……
    夏天的雷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终于,亭子里只剩两人相互寒暄,她们聊着现在和未来,却没人提及过往。既不知何日再见,又何必再多添感伤?
    告别了唐阿姨后,又挤了半小时地铁,才总算赶上了看房预约。
    房东小满是个长相讨喜的姑娘,瞧着与她差不多岁数,应该挺好讲话的。于是,在商讨租房合同的过程中,小满就戴着她那对儿人畜无害的酒窝,向姜糖展示了,什么叫做“不要以貌取人”。
    满姑娘三下五除二,便让她心甘情愿地签了合同不说,还乖乖预支了一个月押金。
    等她打扫好房间,理完行李,一切安顿了下来时,已然是深夜。
    听着墙上时钟发出的“滴答”声,姜糖拖着疲惫的身躯一头栽进席梦思里。半梦半醒间,她仿佛倒回至初中时代……
    那些乌七八糟的日子截止于她的初恋,但故事还要从头说起。
    要知道荒废学业最常见表现之一就是出入网吧。当时,姜糖既不想宅家里与父母起更多争执,又不想坐在下午的自习课上发呆,于是就成了天一网吧的常客。
    虽说未成年人按理是进不去的,但是网吧老板毕竟是生意人不会愿意自断财路,所以并不会一一抽查身份证,很多时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只要你别穿着校服,亦或是长的过于童颜,付了钱没人管你何年何月何日生。
    去多了,她和网吧里的管理员和员工也是越混越熟,常常一起打电话叫外卖,约饭啊之类的,其中要数她和阿青关系最好。
    阿青原名毛晴,没比她大几岁,刚好十八。她十六便出来打工了,因为一边还要兼顾高中学业,所以眼袋总是微微发青。后来,不知道是身边哪位友人起的头,挺漂亮一小姐姐便有了另一个称呼“阿青”。
    阿青说,她一开始还挺不情愿的,毕竟没有哪个女孩会喜欢被别人吐槽自己眼袋,为此她还特地去学了化妆,想着好好倒腾下那张无精打采的脸蛋。然而,就算青色的眼袋被遮住了,她那绰号却早已广为人知。
    身边损友更是不遗余力地带坏她新认识的人,见面便要解释一番她那小名的由来。从而她自己渐渐也被叫的没了脾气,反正乍一听“阿青”还让人觉得挺亲切。
    姜糖打心眼里崇拜着这个洒脱、能干的小姐姐。阿青是那种不管做什么事,都十分有计划,且清楚知晓自己需要什么的人。譬如,她早在念高一时,就计划好自己从高中后毕业要做什么。
    毛晴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建筑师。她强调:不是专帮别人创意概念画图纸的画图员,而是真正能够进入到一个设计团队,并且做出创新的那一类人。
    依稀记得她说这话时,眼中那熊熊燃烧的斗志和肢体动作中难掩的激动。
    那时,姜糖还未能完全理解梦想的含义,只是模模糊糊地觉得有梦想的人应该会活得比其他人更为精彩夺目,毕竟它就像是传说中的永动机。
    毛晴出生小康家庭,但是家里还有两个妹妹,她父母顶多能供她到上完四年普通大学。
    若是甘心止步于此,那便不是阿青。所以,从高一她就开始在父亲朋友的食品厂里帮忙,之后还陆陆续续在面包店,星巴克和游戏厅里打过工。辗转多次,现在来到了这家网吧,做着前台收银的工作。
    阿青如今攒下的钱,加上她父母的资助,其实并不算少。但想要去S国读烧钱的建筑专业,还是十分勉强。
    于是,她准备先考上国内的建筑院校,边打工边读完本科后,再考虑出国。正好她如果真的要去出国进修建筑,那不还得学S国语吗?她说四年学一门语言,应该管够。
    姜糖喜欢听阿青讲关于她梦想的一切。不只是因为那些听上去如梦一般美好,也因为那是她一直寻找却又缺失的部分。
    从小到大,太多人问过她的梦想,却鲜有人一字一句地告诉姜糖——梦想从哪儿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