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4章 我想见你  南甜北调[甜宠]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明明之前有过更久时间的分隔,这次见面却显得尤为不一样。
    陆容予的手不自觉地按在了自己心口的位置。
    这一节课是无论如何也听不进去了。
    王雅歌早就看见陆容予鬼鬼祟祟的小动作,此时侧着身过来低声问道:“程大佬给你的情书啊?”
    陆容予又害羞又怕上课讲话被老师批评,闭着眼飞快地摇了摇头。
    “不是?那你脸红什么?”
    王雅歌的语调暧昧极了,陆容予伸出一根手指竖在唇前,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而后用冰凉的双手捂住发烫的脸颊,一双含羞的美目一眨不眨地盯着黑板。
    王雅歌兀自笑了一会儿,也没有再来吵她。
    下课铃终于打响,陆容予入学以来第一次跟抢饭大队挤在一块儿出了教室。
    密密麻麻的人流汇聚堆积,顺着楼梯越向下走就越挤,陆容予身板瘦个子又小,被裹挟在人群中时就像是一块在海里浮着的木头,完全随着海浪涌动的方向漂动,左边是楼梯扶手,右边挨着个圆滚滚的男生,后面还贴着一个大高个儿,正推着她向前去。陆容予好几次都以为自己要摔到,但前面那几个像墙般岿然的人却一次又一次稳稳地顶住了她。
    下个楼梯简直可谓是心惊肉跳。
    程淮启早就在楼梯口等着,倾身半倚在直饮水机旁,目光如鹰隼般搜寻着那抹让自己朝思夜想的小身影。
    于是就看见小姑娘像颗小皮球儿一样被人群推推搡搡着下了楼的场景,不禁烦躁地皱起了眉。
    程淮启个子极高,是无论何时在人群中都能让人一眼就发现的存在,陆容予早就看见了他,在好不容易脱离哄闹的人群后一刻不停地迈着小步子跑到了他面前,脸上挂着的笑怎么也掩不住。
    她生了一张出水芙蓉般的脸,现在又毫不遮掩地笑着,露出八颗整齐洁白的小牙,纯净乌黑的眼眸中闪闪地亮着光,仿佛冬春之交时树枝上抢先抽条开出的娇花,成为见者眼中唯一的一抹艳色,让人移不开目光。
    程淮启见她这幅娇滴滴的小模样,也忍不住勾唇:“下次别跟着人挤。”
    陆容予俏脸微红,却大着胆子抬眸看他,细声细气地道:“我想见你。”
    她真诚又难得的甜言蜜语听得程淮启心尖发痒,伸手十分自然地揉了揉她乌黑细软的头发,低笑道:“乖。”
    虽然转到了12班,但陆容予每天早上到教室的时侯桌上还是会放着一杯奶,有时候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小零食,每天的午饭和晚饭也都是和程淮启一起吃的,除了不在一个教室上课和自习时没有人请教题目以外,好像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
    即使晚自习下课时陆昱兴坚持要来接陆容予回家,两人少了些独处的时间,但这也已经比陆容予原来的设想好了太多太多。
    大年三十那天发生的事情就好像做了个噩梦后小小感冒了一场,这被她单方面高高拿起的事情,居然也就这样轻之又轻地放下,简简单单地揭过了。
    没几天,小姑娘眼底的黑眼圈清了个干净,又恢复到原来的娇俏模样。
    在这期间,陆容予还和王雅歌成了好朋友。
    在陆容予来之前,老师为了防止话痨王雅歌影响其他同学上课,无奈之下给她安排了单人座位,现在来了个安安静静又潜心学习的陆容予做同桌,不仅自己不会被影响,还能时不时帮她两把。
    五中是B市最好的高中,因此招艺术生的标准也不低,王雅歌虽然是声乐特长生录取,但成绩也没有比大家落下太多,人又聪明,在陆容予的耐心帮助下,成绩有了明显进步。
    不过陆容予自己却显得有些艰难。
    她虽然物理好,但本身最擅长的还是没有一门会拖她后腿的文科,化学则是她最大的短板。
    高二下的课程内容难度极大,又没有大佬程淮启在旁边指导,陆容予学的十分吃力。
    这学期很短,只有堪堪四个月时间,开学没一会儿就将迎来期中考。
    “我怎么办呀……”
    陆容予十分机械地挖了一勺饭,刚递到嘴边又垂下了手腕,一对好看的秀眉紧紧拧在一起,像是要打个结才罢休,满目愁容的小模样看得程淮启忍不住发笑。
    “化学?”
    “别说生物化学了,连物理我都觉得不太行。”陆容予神色恹恹地瘪了瘪嘴。
    程淮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修长的食指搭在桌面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手背上的斤斤吊吊随着手指动作,良久,开口问道:“你现在每天几点回家?”
    陆容予想了想,道:“十点半吧。”
    “你同桌呢?”
    “九点,准时。”
    “你爸每天在哪接你?校门口?”
    陆容予点头。
    “嗯,”程淮启用筷子夹了块肉放进她碗里,“今天开始我九点来你们班找你,你提前把没搞懂的题目理出来,我给你讲。”
    “那太好了!”
    有程淮启这句话,陆容予觉得面前白花花的米饭都香了。
    当晚,她早早把不会写的题目和之前没听懂的题目圈了出来放在一边,边写题边等他。
    程淮启在九点零五市就出现在了12班门口。
    即将顶到门框的高度十分引人注意。
    大半个班的同学都会留到起码九点半才走,坐在门边的孔阳喊了一嗓子,同学们的目光瞬间都聚集到了门口长身玉立的男生身上,随即又投向第一排正红着脸的陆容予身上。
    “哇,我只想学个习啊!七哥,求轻虐!”
    程淮启没说话,径直走到了陆容予身边。
    第一排坐的是两个女生,空间很狭窄,长手长脚的程淮启根本坐不进去,于是直接搬了王雅歌的椅子到走道上侧坐着,陆容予则把自己的椅子搬到王雅歌的课桌前。
    谁知两人刚前脚刚落座,后脚座位的主人就从楼梯上折了回来,一个回马枪杀得陆容予措手不及。
    王雅歌见状也是惊得合不拢嘴,愣在门口伸手指着两人的方向:“哇,七哥居然来了!我……我是不是不应该出现的。”
    程淮启:“……”
    陆容予十分尴尬地蜷了蜷手指:“……不好意思呀,占了你的座位,你要用吗?”
    “哎呀,没事儿,我不用,”王雅歌走近了些,对着陆容予低声道,“我就是走的时候忘记告诉你明天是我生日了,特地回来告诉你一声儿。”
    “啊!”陆容予点点头。
    “走了啊,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
    王雅歌挥了挥手,毫不拖泥带水地扬长而去,陆容予也收好心思,把自己整理出来的题目一道道翻给程淮启看,程淮启则极为耐心地一题一题讲过去。
    “我靠,原来这题是这么做的啊!上次老师课上讲的方法贼他吗复杂,我听到后面脑子都懵了,强还是七哥强啊!这简洁明了的,我没看见他写的步骤,光听着都懂了。”
    发言的是坐在陆容予右手边一个叫张正奇的男生。
    张正奇的同桌董宣闻言,疑惑地道:“哪个题?”
    “就昨天数学作业的最后一题。”
    张正奇翻出昨天的数学作业本,按着程淮启的方法给董宣又讲了一遍,董宣瞬间醍醐灌顶,猛拍了一下大腿,疼地丝丝抽了几口气,龇牙咧嘴地道:“要不咱们去七哥那蹭个课?”
    “啥?蹭课?”
    “你想啊,仙女儿是年级第十,连她都不会的题目,咱们能会吗!所以咱们去蹭着听一听,肯定大有收获啊!”
    “有道理啊!”张正奇恍然大悟。
    于是两人放下手头的作业,蹑手蹑脚地从教室后方绕到了程淮启身后,挨在一起看程淮启在陆容予的草稿本和作业本上写写画画。
    “哎?这个题咋知道A就肯定有氢气的呢?”
    张正奇话刚出口就被董宣用力拍了一掌:“嘘!”
    程淮启这才发现背后还站了两个蹭福利的,瞟了两人一眼,也没说话,目光看向陆容予:“你说。”
    陆容予点点头,让开一点身子,好让两人把题目看得更清楚一些,随即拿起铅笔把程淮启刚才给她圈画的痕迹都擦掉,从头给两人仔仔细细地讲了一遍。
    “因为A只含X、Y两种气体,而且是可燃的……第一问说X、Y质量比是3,A的化学式是CH4嘛,但是这里说X、Y质量比又比3小,就可以得出是氢气了。”
    程淮启十分满意地点点头,又转过去问两人:“听懂了?”
    张正奇和董宣把头点的像两只啄米的小鸡。
    空气安静了几秒,教室后排传来两个人低声交谈的声音,在此刻显得尤为清晰。
    “我靠,原来七哥除了在球场上英姿飒爽叱咤风云,成绩还那么好啊!”
    “我擦,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七哥次次年级第一?”
    “……?我他吗还真不知道?次次年级第一的不是程淮启吗?”
    “傻缺,程淮启那是七哥他大名儿。”
    “……草。打扰了。”
    ……
    程淮启讲起题来化繁为简、游刃有余,陆容予这一晚上听下来像是被疏通经脉一般,浑身舒畅。
    本来十点就回家的张正奇和董宣今天也愣是在教室里蹭课蹭到了十点半。
    “原来七哥不是像传闻那么恐怖的嘛,居然给人讲题的时候那么好脾气的,还问我们听懂了没!”张正奇边收拾书包边对董宣低声道。
    董宣回了他一个“你白痴啊”的眼神,把正背书包背到一半的人拉到教室外,毫不客气地又拍了他一掌:“要不是仙女儿在,咱们能有这待遇吗?”
    “你说得对!”
    陆容予理好书包和程淮启一起下了楼,两人在离校门口还有几百米的一个黑漆漆的角落道别。
    程淮启把只到自己胸膛高的小姑娘揽进怀里,克制地抱了抱。
    “谢谢程大佬给我补课!”陆容予笑得美目弯弯,往他手里塞了颗糖。
    程淮启哑然失笑,松开她,道:“回去吧,晚安。”
    “晚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